快手融資故事:還原2021年中國互聯網第一場資本盛宴 (創富路 Richroad.hk)
快手融資故事:還原2021年中國互聯網第一場資本盛宴
日期:2021-02-11 | 瀏覽:610




成就企業家的是很多次關鍵選擇,在相似的境遇下,不同企業家的選擇可能完全不同。扎克伯格和宿華就是相反的一個例子。

2005 年,《華盛頓郵報》和硅谷風投 Accel Partners 爭搶 Facebook A 輪投資權。年輕的扎克伯格仰慕《華盛頓郵報》董事長唐納德·格雷厄姆,已經達成口頭協議。但後來的 Accel Partners 開出兩倍價格——以 8750 萬美元估值投資 1270 萬美元。當時這個社交網絡上線剛一年、月活 550 萬人。

扎克伯格猶豫幾天後,答應接受 Accel Partners 的錢。慶祝晚宴上,中途扎克伯格離席不歸。當同行人在找到他的時候,這位 20 歲的創始人坐在餐廳廁所地上大哭,説 「這是錯的,我不能這麼做。我已經答應了別人。」

當晚,平靜後的扎克伯格打電話給格雷厄姆,最終撕毀約定,接受硅谷風投的投資。

之後十幾年裏,扎克伯格的抉擇可能不再那麼戲劇性,但每一次都是同樣的現實,做出對公司最有利的選擇。

2015 年,大洋彼岸的中國,兩大投資機構 DCM 和紅杉爭搶快手 B 輪投資權。快手 B 輪估值是 6000 萬美元,當得知 DCM 準備以 8000 萬美元估值拿下快手時,紅杉將價格抬到了接近 1.2 億美元。當時快手員工人數 17 人,包括兩個老闆,收入為零。


快手 CEO 宿華一開始是猶豫的,他打電話給當時 DCM 的董事合夥人盧蓉,希望 DCM 提高價格。盧蓉在隨後的一次談話中告訴宿華,希望他可以遵守承諾,尊重契約。

宿華最終接受了 DCM 的投資,價格不變。這個結果當然並不全是因為那次談話,而是多種因素使然,包括 DCM 發給快手的 TS(投資意向書)比紅杉早了兩天。

但當時的宿華是有選擇的,而他選擇遵守了承諾。

DCM 也因此成為了快手投資者中回報倍數最高的一家機構,它的投入成本約為 0.4 億美元,回報倍數高達 298 倍。紅杉在下一輪也如願以償投進快手,它在快手中總共投入了 1.6 億美元 ,到今天賺了 63 億美元。

2021 年 2 月 5 日,快手在港交所上市,當天開盤報價 338 港元 / 股,較發行價 115 港元上漲超 190%,收盤時市值超過 1.2 萬億港元(約 1548 億美元)。僅次於騰訊、阿里、美團、拼多多,成為中國第五大互聯網公司。

在當今中國互聯網江湖,快手是 2015 年之後成長起來的,為數不多的平臺型公司。快手累計融資 11 輪,共募集 48 億美元,背後有接近 30 家投資機構參與。它的融資歷程相對平靜,BAT 都參與其中,但並未相互撕扯。

這種難得的平靜,源於快手很長時間都不被看好,得以在巨頭和大基金射程的邊緣地帶成長起來;它處於相對良性的市場競爭環境中,DST 和紅杉首輪投資快手時都曾詢問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的意見,而張一鳴給予了快手正面評價。

最關鍵的一點,是公司創始人在關鍵時刻願意將商業規則、自我願景放在利益之上,並選擇可以陪自己長跑的投資人。

最大的贏家

快手的融資故事起源於五源資本(此前的晨興資本)當時的投資分析師,現五源資本的合夥人袁野。


當袁野在 2014 年通過微博聯繫上程一笑,並將他推薦給五源資本的合夥人張斐時,快手還是一款叫做 「Gif 快手」 的工具類產品。這家公司用作辦公的民宅,曾經凌亂到嚇跑過來求職的面試者。

張斐告訴《晚點 LatePost》,五源從 2011 年起就開始研究智能手機時代的富媒體(Rich Media,指圖片、視頻等文字之外的信息)變化。他們認準移動社交和視頻的大趨勢,一直圍繞這個方向在搜索投資標的。

投資快手前,張斐剛把韓坤這樣的明星創業者從酷 6 網拉了出來,並以 100 萬美元估值投資了其打造的短視頻產品 「秒拍」。而 Gif 快手這個團隊只招到了兩個人,一位是程一笑的同學,另一位是他的前同事。

即便如此,五源資本還是作為天使投資人,向快手注資 200 萬人民幣,佔股 20%。五源也是其唯一的 A 輪投資人,並在後續的 B、B1、C、D1、E 輪中持續加註。騰訊進入以前,五源是快手的第一大機構股東。

五源累計在快手中投入了 2.4 億美元,按照快手上市首日收盤股價 310 港元來估算,減去投入成本,五源資本獲利約 216 億美元,回報倍數約 107 倍。


程一笑在當時並非毫無知名度。在創業圈,因為 Gif 快手低調而簡約的產品風格,他被稱為 「天通苑張小龍」。

五源是第一家真正發現快手價值的 VC,除此之外,它對這家公司最大的貢獻在於,快手現任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 宿華是經袁野介紹,張斐撮合後加入快手。

這種撮合在中國創投史上或許是第一例。2013 年,為了説服宿華加入,五源和程一笑各自拿出了自己的一半股份。

快手的早期投資人、DCM 董事合夥人盧蓉(現 Atypical Venture 創始人)告訴《晚點 LatePost》,「我從劉芹(五源資本創始人)身上學到的最重要一點是,一個投資人可以改變公司的命運。」

在宿華加入前,快手一度瀕臨倒閉——日活躍用户的增長在不足百萬量級時陷入瓶頸,200 萬的天使投資款即將消耗殆盡。

張斐説,當時快手的融資非常艱難,面臨關閉公司的風險。

據瞭解,投資了 b 站(bilibili)的 IDG 是當時唯一給過快手 TS(投資意向書)的機構,但項目最終還是在內部被斃了;時任啟明創投主管合夥人甘劍平也看過快手,但最終否決了它。

堅定入場

隨着宿華加入,快手恢復增長並很快突破 100 萬日活。一切有了轉機——從投資人的態度開始。

光源資本創始人鄭烜樂告訴《晚點 LatePost》,快手 B 輪融資時至少有十幾家投資機構表達過投資意向,最終給出 TS 的有四家。鄭烜樂當時在清科資本任職副總裁,是快手的財務顧問。


一家美國的老牌風險投資機構 DCM 在此時入場。

鄭烜樂將快手介紹給當時 DCM 的一位年輕投資經理胡博予(現 XVC 基金創始人)後,胡博予很快在內部將項目推到了盧蓉面前。

盧蓉説,她 2014 年就留意到宿華,當時宿華剛剛從百度離職,離職前,他是百度廣告推薦系統鳳巢系統的架構師。彼時宿華尚不清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他有一些創業的想法,包括開發一個類閒魚的二手交易平臺。當時和宿華一起的,還有他百度的前同事,另一位在圈內頗有知名度的技術人才張棟。

盧蓉決定投資快手,雖然當時公司只有 17 個人,零收入。「有 idea 的創業者不少,但是能把 idea 執行出來的人不多,而宿華的工程化能力很強。」 她説。

「兩個 30 多歲的人為什麼能做年輕人社交?」 快手的項目在 DCM 投委會上受到了挑戰。「因為這是用 AI 底層做的產品。」 盧蓉迴應。


接觸過美國社交媒體的 DCM 管理合夥人林欣禾則看到了做年輕人社區的前景。「It’s about the community , young、 edgy.」 他説。

就在簽約的最後關頭,盧蓉接到了宿華的一通緊急電話,宿華説必須馬上和她見面,因為有一個大機構願意以這輪融資初始估值的 2 倍價格投進來。

經朋友介紹,當時還是紅杉中國投資經理的曹曦結識了宿華和程一笑,今天他已經是紅杉中國合夥人。進入投資這個行業之前,曹曦曾經是騰訊的產品經理,他看好快手並在紅杉內部力推的原因之一是,快手是他在騰訊之外的所有內容產品中第一次見到覆蓋階層如此廣泛的產品,很可能會成為大東西。

一位知情人説,快手 B 輪的估值是 6000 萬美元,當得知 DCM 準備以 8000 萬美元估值拿下快手,紅杉將價格抬到了接近 1.2 億美元。

快手動心了。

「我對他説,我從未對創業者跳過單,也希望我們彼此尊重這份承諾。」 盧蓉説。這場談話是在北京一家五星級酒店的中餐廳完成的。

宿華同意了。「挺少有創業者能做到。」 盧蓉説。

一位知情人士説,真實情況比這複雜得多,包括 DCM 發給快手的 TS(投資意向書)比紅杉早了兩天。各種陰差陽錯,使得最終 DCM 以投前 6000 萬美元估值向快手投資了 1500 萬美元,持股近 20%。DCM 此後又跟投了快手的 D 輪和 E 輪。

紅杉又如何會甘心放手?

快手 C 輪融資時,紅杉果斷進入,此後又參與了快手的 D 輪、E 輪。「新股老股一起想辦法。」 上述知情人稱。


紅杉的進入直接拉高了加碼、加快了節奏。快手 C 輪投前估值是 8 億美元,D 輪漲到了 20 多億美元,到 2018 年的 E 輪時,估值直接拉高到了 180 億美元。

據瞭解,紅杉在 E 輪不僅投了 7000 萬美元新股,還買了 3500 萬美元的老股 。

2014 年,紅杉中國與 DST 在投資快手前都曾諮詢過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的意見,紅杉和 DST 也是字節跳動的投資方。當時張一鳴給了快手非常正面的評價。

4 年後,形勢發生了變化。快手新一輪融資前後,字節跳動也在進行融資。《晚點 LatePost》瞭解到,從 2018 年開始,字節跳動開始在投資條款中要求,參與融資的投資人不能同時參與快手的融資。不少知名的基金受到影響。

2018 年是抖音與快手競爭最為激烈的一年。根據快手官方披露,這一年快手日活躍用户數突破 1.6 億,而 16 年誕生的抖音在這一年實現了趕超,日活達到了 2.5 億。


最後,快手完成融資,紅杉僅保持了原有的持股比例。但此後,紅杉也順利參與了字節跳動新一輪的融資。

從結果看,紅杉是唯一一家同時存在於快手和字節跳動兩個項目並收穫頗豐的大基金。紅杉也尊重了 CEO 們的意見,自動退出了快手董事會。

紅杉在快手中總共投入了 1.6 億美元 ,到今天賺了 63 億美元。

B 輪過後,快手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2014 年底,這個沒有任何推廣和增長策略的短視頻平臺,憑藉自然增長,DAU 從 50 萬漲到了 800 萬,超過了所有競爭者。

2015 年初,鄭烜樂將快手引薦給了對中國市場頗感興趣的全球投資機構 DST。當時負責快手項目的是 DST 中國區合夥人周受資。

周受資曾主導 DST 對小米、京東、阿里巴巴的投資。2013 年,他參與了 DST 對字節跳動 1000 萬美元的 B 輪投資。目前周受資是小米公司高級副總裁兼國際部總裁,深受雷軍重用。

DST 曾投資 Facebook、WhatsApp、Snapchat 等巨頭,它們的共性之一是,在估值 10 億美元的時候,公司營收狀況都不好。

一位快手的投資人稱,DST 很快做出投資快手的決定,部分歸功於快手當時的 「中國 Instagram」 故事:幫老百姓用短視頻記錄生活,並形成社交網絡。

Instagram 恰好是 DST 心頭之痛,在準備與公司簽約當天,被 Facebook 截糊。

鄭烜樂説,快手打動 DST 創始人尤里·米爾納(Yuri Milner)的原因之一,是宿華對於產品的堅持。「在快手擁有 10 億用户前,收入都不是那麼重要。」 宿華在視頻會議上對尤里説。一個小時後,DTS 決定以 8 億美元估值投資快手。


「為什麼不是 10 億美元?」 鄭烜樂當場問尤里。

「因為我喜歡 8 這個數字。」 尤里説。

「你如果相信它能到千億美元,那現在估值 8 億還是 10 億有區別嗎?」 鄭烜樂説,「那不如我們投前估值就定 8.8888 億美元,加上融的 1.1 億美元,正好投後就是 10 億美元。

過了一小時,DTS 中國區合夥人周受資回覆,「Good idea!」

巨頭的一面鏡子


快手的融資歷程就像一面鏡子,它映射了 BAT 三大巨頭當時的戰略、組織和慾望。

百度是最早投資並支持快手的巨頭企業,當時快手還沒有開始商業化,這體現了眼光。但在百度對快手投資 8800 萬美元、持股 5% 並進入董事會後,它再未增持過快手。此後,百度又拱手把戰略位置讓給了騰訊。

快手 IPO 時,百度持股 3.78%,排在騰訊、五源資本、DCM、DST 之後。

時間拉回 2015 年,當年,百度定下基於內容生態的投資戰略後,戰投部開始盤點市面上文學、遊戲、視頻相關的項目。

時任百度投資總監的張子陶花了很多時間研究興起的短視頻領域,包括當時知名的美拍、秒拍。他在內部的數據系統觀察到一款叫快手的 App,知名度不高,但下載量、活躍度、用户時長等數據遠超同類產品。無獨有偶,那段時間他在路邊吃烤串和海底撈等位時,都注意到旁邊有服務人員在休息間隙刷快手。

當他試圖在百度內部推動快手上投決會時,遇到了阻力。「在 2015 年那個時間點,大家的初始感覺會認為產品很奇怪,也不容易理解他的價值。」 張子陶説。

在百度,投資項目很多時候需要獲得相關業務部門的支持並共同決策。

直到張子陶把項目推到了前百度副總裁、貼吧總經理陸復斌手裏。當時陸復斌剛剛從亞馬遜營銷服務部門全球負責人的位置上離職,加入百度。他查詢貼吧的數據發現,快手在貼吧用户中的提及次數非常高。

「追這些貼吧用户,一下就看懂了。你不需要説,我不懂這個產品,這個產品就不好。數據會説話,尤其是很有規律的數據。」 陸復斌告訴《晚點 LatePost》。

通過數據看到快手價值的除了百度,還有順為資本,它在 2015 年與紅杉一起參與了快手 2000 萬美元的 C1 輪融資。


順為資本的創始合夥人兼董事長雷軍同時也是小米創始人。那個時候行業沒有豐富的互聯網數據監測工具 ,數據主要掌握在應用商店和手機廠商手裏——這給了他們很好的投資機會。但抓住機會的永遠是少數。

2015 年,騰訊和阿里都回絕了快手的融資邀約,最終百度以 21 億美元的價格領投快手 D 輪融資,陸復斌代表百度進入快手董事會。

此後不久,百度戰投部發生人事調整:張子陶離職加入真格;何海文 「轉崗」 至金融業務,當時她負責整個百度的戰略與投資業務;另一位參與快手項目的人士易然也在此時離職,加入了 CMC 資本。

CMC 資本也是快手 D1、E 輪的投資人。

人事動盪之外,「百度在戰略上也不夠堅定。」 一位快手投資人説。


百度曾希望快手可以和自己共同開發短視頻廣告,形成戰略協同。2016 年中,快手開始商業化嘗試,它選擇了直播而非廣告作為主要變現方式,這讓快手與百度的戰略協同性下降。

相似的故事也發生在百度和滴滴身上,當年百度因為找不到搜索與打車之間的戰略協同而放棄對滴滴的投資。

快手的案子被擱置。「在快手的 D1 輪融資上,James(陸復斌)甚至提出能不能自己出錢入股,但最後這個提議被高層否決。」 上述人士説。

《晚點 LatePost》此前曾報道,2017 年,李彥宏夫人馬東敏迴歸百度,頭幾件事之一,即是為 「百度為什麼沒有繼續跟投快手」 尋找責任人。

騰訊在快手的項目上展現了更靈活的戰鬥力。

2014 年,快手第一次接觸騰訊,但騰訊對它並無興趣。「當時 DCM 直接聯繫了 Martin(騰訊總裁劉熾平)。」 一位投資人説。2013 年起,騰訊正在開發自己的短視頻產品微視。

微視始終沒有起色而快手迅速生長,騰訊只用了不到一年時間就意識到,投資是更有效的方法——這與百度錯過 UC 加註百度瀏覽器、放棄投資高德投入百度地圖、放棄大眾點評而專注糯米的思路不同。

2016 年底,騰訊主動出擊,入股快手。一位接近 D1 輪融資的人士告訴《晚點 LatePost》,騰訊報價 27 億美元,相比前一年百度的報價只多了 7 億。

這是一個很微妙的報價。2015 年底,快手只有 2000 萬日活、無商業模式、零利潤;一年後,快手日活超過 4000 萬,找到了商業模式並實現盈利。

同時,騰訊還提出了另外兩個條件:微信登陸保留、QQ 登陸保留。


「又穩又便宜。」 一位投資人對記者評價這輪融資。

這一輪,五源、DCM、DST、紅杉、CMC、順為等老股東也全部跟投。

為什麼持有快手 5% 股份並在董事會上的百度沒有狙擊騰訊的入股?

一位知情人士稱,百度對投資快手之事並不堅定,同時,騰訊採取的是伏擊,百度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當時百度在董事會上的代表是副總裁陸復斌。「騰訊知道 James(陸復斌)不會輕易放手。」 所以在告知百度前,先和其餘快手的董事會成員打好了招呼,包括宿華、程一笑、五源資本與 DCM。


「這是騰訊的決心。」 上述人士告訴《晚點 LatePost》。

在快手所有機構投資者中,騰訊賺錢最多的一位,它賺了約 258.6 億美元。

百度雖然沒有選擇跟投快手,但也賺了 49 億美元,約 56 倍回報,是百度歷史上最成功的投資之一。

阿里巴巴最失落,它從一開始就錯過了快手。一位快手的投資人説,阿里因為和微博的關係導致其對快手出價很低,快手曾是微博扶持的短視頻平臺秒拍最大的敵人。

《晚點 LatePost》曾報道,2016 年,在快手這個項目上,阿里董事局執行副主席蔡崇信與時任阿里大文娛總裁、阿里投資決策委員會委員俞永福產生分歧。俞永福並不看好快手。

在和快手接觸前,阿里旗下優酷網的來瘋直播團隊曾用半年時間將資源投入到一款短視頻產品的研發中。但團隊將報告上交後,項目被俞永福否決。

很快,快手在 2016 年先後接受了百度與騰訊的投資。蔡俞的矛盾激化。幾個月後,俞永福離職阿里大文娛。錯過快手的阿里在短視頻和社區產品的投資賽道上並無太多收穫。後來行業爆發,阿里巴巴入股了 bilibili。

此前有媒體報道,與阿里關係密切的雲鋒基金參與快手的融資。但最終阿里系資本並未出現在快手的股東名單中。

萬有引力

2016 年是快手的一個轉折點,它在這一年上線了直播業務,從此快手的商業化駛上了快車道。


在它實現商業化以前,投資人就像 「盤旋的禿鷹」,觀望、猶豫、舉棋不定;在實現盈利後,投資人顧慮大大減少;騰訊入局後,市場沸騰了。

投資人蜂擁而至。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 資本)合夥人陳弦説,如果不是 CMC 資本與快手關係不錯,並在 D 輪就獲得了後續投資的權益,可能就投不進去了。

CMC 資本由華人文化集團董事長黎瑞剛創立,它參與了快手的 D 輪、D1 輪與 E 輪融資。華人文化和 CMC 在娛樂和內容領域有廣泛佈局,同時在政府政策和監管體系中也有豐富的合作經驗,這些對快手有益。

非常現實的是,「在百度和 CMC 那輪,所有老投資人都沒有跟進。但在那以後快手突然有利潤了,財務投資者們就開始催公司上市了。」 一位快手投資人告訴《晚點 LatePost》。

2017 年初,快手開始頻繁傳出赴美上市的消息 。


2016 年底,快手聯合創始人宿華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曾説,自己身上有很多約束。

「無數人給我提意見,你為什麼不做一個今日頭條,我説我不想做,它們的目標是做一些能實現增長的東西,但那不是我的初心。」 宿華説。

陳弦告訴《晚點 LatePost》,快手不缺錢,它從不做推廣,賬上還躺着幾億美元。所以每次融資,宿華和程一笑都傾向於選擇有長遠戰略價值、價值觀彼此認同的投資者。

自 2017 年 3 月騰訊進入快手董事會,此後它領投了快手之後的每一輪融資(除了 E1 輪由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獨立參與)。

據瞭解,騰訊還在 2019 年通過購買 DCM 和百度老股的方式繼續增持快手。

「短視頻是騰訊的核心業務。」 一位騰訊投資部人士説。快手對騰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騰訊也逐漸意識到,自己並不能像掌控虎牙、鬥魚那樣完全掌控快手。

它沒有幫騰訊成功抵禦住抖音的生長與擴張,同時,快手在某些層面與騰訊形成了競爭。

《晚點 LatePost》曾報道,在 2019 年 10 月舉行的騰訊高層會議上,一位核心高管指出,媒體化的抖音並不會過於影響騰訊的業務,相反,快手的社交如果做起來,可能會對騰訊影響更大。

微視是騰訊進入內容工業化的嫡系部隊, 騰訊不僅會持續投入,還會加大力度投入。微視的戰略地位,決定了快手很難爭取到微信上的一、二級入口,關係鏈與朋友圈 30 秒視頻。

據瞭解,騰訊一度嘗試收購快手,但最終被宿華和程一笑拒絕。


一位接近騰訊投資部人士告訴《晚點 LatePost》,在快手 IPO 前最後一輪融資時,騰訊和快手曾討論過成立合資公司,主要方向是遊戲,可能形態包括直播、短視頻或社區。

但最終無人退讓,雙方以 「領投 + 合作」 的形式完成了這一次融資。合資公司的方案遭到否決。

沒有公司不希望獨立成長。滴滴創始人程維曾説,這個世界的基本規律就是萬有引力,就像月亮要遵循地球的規則,地球遵循太陽的規則。等到你和地球一個質量,你會有更強的話語權,但如果你能變成太陽,地球就會圍繞着你轉。

所以長大才是關鍵。

回顧融資歷程,在中國創投史上,快手是一個相對正面的案例:沒有被迫過早追求商業化;沒有因為受到投資人的催促而上市;在和巨頭周旋與博弈中,展現出了自信和堅定。


在上市之前,沒有人能預料到快手可以衝到 2100 億美元,包括宿華自己,以及快手背後的投資人。

快手給身後的投資機構創造了超額,甚至鉅額回報。賺錢最多的是騰訊,它賺了超過 258 億美元;回報最高的是 DCM,7 年獲得接近 300 倍的回報;五源在 2012 年起投資快手,推動快手從工具向社區轉型,並撮合程一笑與宿華共同執掌公司,開創了 VC 的新打法。

快手成立第十年,在字節跳動猛烈的攻勢下,依然穩住了 3 億的基本盤,直到如今終於上市。快手背後的投資人是贏家,那些上市時打新成功的人也是贏家,但在所有關於創業公司的成功故事裏,最大的贏家,永遠是創業者本身。

——————

我們通過快手的招股書裏提供的信息,計算了快手之前的投資者的預估回報情況。預估的回報中,只計算了各機構從快手買入股份所產生浮盈,不包括購買老股的回報。當然在實際回報還取決於投資者準備何時出售這些股票和快手之後的股價表現。

以下是回報統計:

五源資本

五源資本進場最早。在快手成長初期,五源合夥人張斐就推薦了宿華加入快手。五源資本在 A 輪、B 輪、B-1 輪、C 輪、D-1 輪、E 輪連續多輪下注,見證快手從工具產品成長為一個綜合的生態。

從賺錢的多少來看,五源資本成為繼騰訊之外的第二贏家。五源資本在快手的融資過程中,總共投入約 2 億美元,按照快手上市首日收盤股價 310 港元來估算,減去投入成本,五源資本獲利約 216 億美元,回報倍數約 107 倍。

DCM


快手上市後,DCM 是回報倍數最高的一家機構。

快手 B 輪中,DCM 資本領投了快手科技的 B 輪融資,並在 D-1 輪、E 輪繼續跟投。共投入成本約為 0.4 億美元,回報倍數為 298 倍,賺了約 120 億美元。

紅杉

紅杉同樣在 C 輪進入,投資 0.2 億美元。紅杉在快手接下來的幾輪融資中,C-1 輪、D-1 輪、E 輪連續投資。紅杉資本共投入約 1.6 億美元,賺了 40 億美元,回報倍數約 26 倍。

DST


DST 在 C 輪進入,每股成本並不高,約 0.39 美元。DST 在 2018 年 3 月份的 E 輪進入進場,共投入約 1.4 億美元,賺了約為 83 億美元。回報倍數為 60 倍。

百度

百度只進了 D 輪,但是投資快手仍然讓百度賺了不少錢。在 2016 年 1 月,百度投資快手 8800 萬美元,賺了 49 億美元。回報約 56 倍。

騰訊

騰訊是快手上市後,賺錢最多的贏家 , 約 258.6 億美元。

快手 D 輪、D-1 輪、E 輪、F-1 輪、F-2 輪多次跟投。騰訊雖然接連多次下注快手,但由於在快手在 E、F 輪的每股成本已經比較高,騰訊的回報倍數只有 12 倍。

順為資本

順為資本在快手 2015 年的 7 月份 C-1 輪中入場。又投了 D-1 輪、E 輪。總共投入了 2300 萬美元,回報倍數為 45 倍。

CMC 資本

CMC 資本也是在 D 輪初次進場。但 CMC 在緊接着的 D-1 輪,E 輪再次跟投了。總體投入的資金約為 8900 萬美元,回報了 25 倍。


博裕資本

博裕資本是在 F-2 輪中才進入,但是快手市值的大漲,仍然讓博裕的回報倍數達到了僅 6 倍,按照上市當日的收盤價計算,博裕資本仍然賺了約 24.7 億美元。

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有限合夥)

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有限合夥)在快手的 E-1 輪進入,投入成本約為 1.8 億美元,回報了約 13 億美元,回報了 7 倍多。

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有限合夥)是由國家網信辦和財政部共同發起,聚焦互聯網領域。


潤良泰(香港)投資有限公司

潤良泰(香港)投資有限公司,在 2017 年 3 月份 D-1 輪的入場,也只投了這一輪。潤良泰投入資金約 400 萬美元 , 賺了 2.2 億美元,回報了 45 倍。

潤良泰基金的管理人為上海聚量股權投資管理公司。核心管理團隊包括楊宇翔、邵平等。楊宇翔曾在中信證券、平安證券任職。邵平則為原民生銀行副行長、原平安銀行行長。

潤良泰還曾認購了愛奇藝的可轉債,並投資了一點資訊。

淡馬錫

淡馬錫於 1974 年成立,是一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國際投資公司。淡馬錫在快手 F 輪中進入,投入了 2 億美元,回報了約 5.6 倍。

PV Poseidon

PV Poseidon 是在快手 E 輪進入的。快手 E 輪之後,估值開始大漲。這個公司投了 1.2 億美元,賺了約 8.09 億美元。回報了約 7.7 倍。

其它投資機構

Concept Thrive Limited 、Merit New Limited 都是在快手 2020 年 2 月份的 F-2 輪中帶着大把的錢進場。雖然快手 F 輪中的每股價格已經比起之前高出了不少,仍然不妨礙這兩家公司賺了 10 億美元以上。回報倍數為 5.6 倍。


LUPIN TM 2 Co.Ltd、Library Group、Wen Yuan 這幾個都是在快手的 F-2 輪中進入。進場雖然晚,但仍然獲得了 5.6 倍的回報。

美迦資本有限公司(MIC Capital)也是 F-2 輪投資快手。投入成本約為 7500 萬美元,賺了 3.49 億美元。

美鴻投資有限公司和 Tigercub Anatole United Co., Limited 是在快手 D-1 輪進行投資的,回報倍數約有 45 倍。兩家公司分別賺了 1.34 億美元和 2.2 億美元。

High Bliss Limited、Happy Elite Limited、Keystone KS Limited、Kuan & Young KS Limited 四家公司都是在快手 B、C、D-1 輪多次投資的,回報倍數均超過 140 倍。

不過這幾家公司雖多輪投資,投入成本並不高。其中投入最多的 High Bliss Limited,也僅約 300 萬美元。



猜你可能會喜歡:

2021-02-14 / 576
什麼是基石投資者?

2021-02-11 / 660
大火的 Clubhouse 背後,是這家中國公司

2021-02-12 / 1046
基本期權策略


返回主頁



richroad.hk @ 2019-2021